俄罗斯先生在加入中文测验。图片来源:俄罗斯卫星通讯社

  新华网德黑兰5月15日电 特写:一位德黑兰出租车司机的困惑

  新华网记者马骁 穆东

  “什么东西都在落价,可是我每月还是挣这点儿钱,这点儿钱。”

  10日,伊朗都城德黑兰,出租车司机穆塔梅迪一手扶着方向盘,一手做着点钱的姿态,向记者不住抱怨。“汽车维修和颐养的配件价钱疯涨,下月车要是再坏,我就修不起车了。”

  不远处,德黑兰市民正在进行集会,支持伊朗政府决定部分中断
实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,抗议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。

  去年5月8日,美国政府单方面加入伊核协议,随后陆续重启了一系列因协议而中断
的制裁办法,除了瞄准伊朗煤油和金属出口、航运和银行业外,汽车工业也被列为制裁目标。

  穆塔梅迪告知记者,在伊朗,开出租车曾是支出可观的营生,吸引了不少中年男性从业。但是
,他们还算体面的生活,现在被美国挥动的“制裁大棒”砸得支离破碎。

  因为美国单边制裁,以及国际贸易重大依赖以美圆结算,伊朗已难以通过正常渠道进口必需的汽车零配件。即便是海内能够生产的零件,也因供应短缺而价钱猛涨,成了紧俏货。

  煤油出口下滑,外汇支出淘汰,原本就存在货币超发问题的伊朗里亚尔汇率断崖式下落。去年年初,汇率尚能维持在4万里亚尔兑1美圆,这个月初则跌至15万里亚尔兑1美圆。

  货币大幅贬值,不仅招致伊朗民众的财富急剧缩水,更使该国本就比拟重大的通货膨胀情势进一步好转。去年,伊朗的通胀率超过18%,今年3月伊朗新年后,通胀率则超过50%。

  穆塔梅迪说,在德黑兰开出租车,一个月的薪水约为3000万里亚尔。这个支出在一年前差不多相当于6000元人民币,现在只值1500元人民币。“司机们不敢多落价,因为最近赋闲的人很多,而后许多人都跑来开出租了,竞争很激烈,落价坐车人就少了。”

  若是情况接续好转,别说修车,穆塔梅迪也许连肉都吃不起了。

  穆塔梅迪告知记者,为了平抑飞涨的物价,政府在德黑兰一些肉铺推出所谓特价羊肉。尽管这类肉多为冻肉,肉质不新鲜、膻味重,且按人头定量配售,依然
在市场上粥少僧多。

  “毕竟,比拟每公斤200万里亚尔(约合100元人民币)的新鲜羊排,这类羊肉每公斤的价钱为50万里亚尔(约合25元人民币一公斤),因而还是很受欢迎的。”

  与穆塔梅迪相谈正热,出租车内广播插播一则报道:

  当天,包括都城德黑兰在内伊朗境内多地暴发反美游行,示威者支持政府部分中断
实行伊核协议的决定,并呐喊政府应当在欧洲相干
国家不实行协议义务情况下完全加入协议。

  “美国人说咱们发展核武器,支持恐怖主义,于是加入协议,对咱们进行制裁。可是我真搞不清楚,我开的车怎样就和核武器和恐怖主义扯上了关系?”穆塔梅迪摇着头说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arkshot.com